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一体化氯酸钠化料设备 >
一体化氯酸钠化料设备
“保姆纵火案”受害者丈夫淘宝店产品下架 此前
时间: 2021-09-30

  6月30日晚,杭州纵火案遇害者丈夫林生斌通过其个人微博发文称自己已再婚并生下一女。林生斌再婚生女的消息引发舆论关注,7月2日,记者注意到,林生斌创立的童装网店“潼臻一生品牌店”内产品全部下架,客服称下架是因产品暂时没有货,而该店铺7月1日还曾发布动态介绍产品。

  6月30日晚,林生斌通过个人微博发文称要与网友分享一份喜悦。林生斌表示,他如今有了新的生活,并且在今年有了一个金牛座的女儿,取名暖暖。这条消息很快引发舆论关注,有网友祝福林生斌开启新的生活,也有人质疑他此前一边贩卖深情人设,一边早已再婚生子。

  就在林生斌发文第二天,遇害者朱小贞的哥哥朱庆丰也通过个人微博回应,称“曾经的妹夫如今再婚得子,心里难免五味杂陈,祝福有,心疼也有。”

  7月2日,记者注意到,林生斌创立的童装网店“潼臻一生品牌店”内所有产品均已下架。记者联系该店铺客服询问为何产品都下架,客服回应称暂时没有货了,且不清楚何时重新上架产品。而就在7月1日,该网店还曾发布动态,介绍店内服装。

  据了解,“潼臻一生”童装店是林生斌和妻子朱小贞共同打拼创建的服装品牌。2019年10月16日,“潼臻一生”网店在淘宝正式上线,林生斌曾在他的微博里表示:“潼臻一生是我一家人的名字,现在也是我唯一的念想。”

  2017年6月22日,保姆莫焕晶在杭州蓝色钱江小区2幢1单元1802室纵火,造成房内女主人朱小贞和三个未成年孩子死亡。2018年2月9日,案件一审公开宣判,被告人莫焕晶被判死刑。后莫焕晶提起上诉。2018年6月4日,案件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8年9月21日,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莫焕晶被执行死刑。

  2019年4月2日,据杭州中院消息,在法院主持调解下,遇害者家属与绿城物业服务集团有限公司、杭州绿城海企实业有限公司已就该案纠纷达成调解协议,两被告已履行协议确定的义务。来源:北京青年报

  六月的最后一晚,在“杭州保姆纵火案”中痛失妻子和三个孩子的“林爸爸”林生斌,在微博上宣布自己再婚生女:

  微博里,林生斌说自己犹豫再三,在说与不说间备受煎熬,最后还是听了心理医生的建议,才鼓起勇气向公众宣告了这个消息:

  然而,这条微博除了刚发出来时得到了一些祝福,纷至沓来的,更多是各种失望、质疑和责骂的声音。

  高达3.6万的评论量,铺天盖地的讨伐声,在这种情况下,林生斌选择关闭了评论区。

  今年是“杭州纵火案”的第四年,这起案子当年让多少人感到哀伤惋惜,今天就激起了多少人的群情激昂。

  从坚韧善良,令人心疼又尊重的“林爸爸”,到突然跌落为几乎整个互联网都在辱骂的男人,林生斌做错了什么?

  作为“杭州保姆纵火”灭门惨案的唯一幸存者,林爸爸的经历曾引发了非常广泛的同情。

  2017年6月22日,林生斌家中保姆莫焕晶,因网络赌博欠债,便想通过放火又救火立功的方式获得奖赏,点燃了家里的布艺沙发。

  没想到火势失去控制,莫焕晶仓皇逃出,林生斌的妻子朱小贞和三个孩子,则被困在小房间中,全部遇难。

  当天在外出差的林生斌,侥幸活了下来,却要从此承担起世间上最刻骨铭心的痛。

  为了还妻女一个真相,他四处奔走,一面要坚持对保姆实施死刑,另一面也向绿城物业因消防漏洞救助不力讨要说法。

  他申请了一个微博账号,取名@老婆孩子在天堂,方便向网友汇报官司的进度,也写一些文字,表达对老婆儿女的想念。关注他的人很快达到了300万。

  “这一个月对我来说真是人间炼狱……有人说希望我一直更新到完全走出伤痛,我想我是不会了,我清楚的知道,这辈子,我都走不出去的。”

  “他们离开后时间越来越慢……每次梦到她们,我都不愿醒来,醒了再睡,就想我们能一直在一起。”

  “爸爸想换成鸟的眼睛,可以到处寻找你们,可惜你们从此渺无音讯,无迹可寻。”

  幸而,林生斌最终等来了期待已久的结果:故意放火的保姆莫焕晶被判死刑;绿城与林生斌达成调解,给出了赔偿。

  林生斌承诺用绿城赔付的这笔钱,创办“潼臻一生”基金会,致力于提高高层住宅防火减灾水平

  他的“潼臻一生”淘宝店,每卖出一件衣服,就捐出10%的收益给山区的孩子;

  最让人动容的一次,是在疫情期间,有人无意点开了杭州红十字会的明细,赫然发现林生斌以个人名义,捐赠了5000个口罩,价值9万元。

  大家都知道,2020年1月,各项防疫物资短缺的时候,5000个口罩有多么金贵。

  黑暗笼罩在林生斌身上的时候,他却在默默照亮他人,很多人用泰戈尔的“世界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这句话来赞美他,同时又都感叹,上天为何如此不公,让这样的男人遭此厄运。

  林生斌此时的公众形象是:正义、坚持、忠贞、重感情、有爱心。但此时,他身上可能已经被寄寓了太多的理想投射。

  早期形象太过完美,活在纤毫毕现的公众审视之下,林生斌“翻车”其实只是迟早的事。

  算算时间,生孩子要一年,相识相恋要一年,也就是说仅仅是在事发两年后,林生斌就与别的女人开始了新的恋爱。

  网友最初的难受情绪,更多还是一种唏嘘,感慨人走茶凉,旧爱永远抵不过新欢。

  比如文案里这句“她终于回来了”,非要把逝去的女儿和新出生的女儿捆绑在一起,观感并不好。

  可是这么久了,大家都还沉醉在他讲述的深情故事中,结果毫无征兆,直接上来就说他有了新的孩子。

  有心人还分析了林生斌发布微博的时间点:偏偏选在七一建党百年周年的前一晚,还是深夜十一点,摆明了是知道自己的事情闹不上热搜,费尽心机地想回避舆论。

  既不选择结婚的时候说,也不选择孩子出生的时候说,非挑了个这么鸡贼的时间,有人认为这正好暴露了林生斌的心虚——他害怕自己的人设崩塌。

  当新欢出现时,很多网友愤怒的点,更多在于“明明有了新家庭新生活,为什么还要一直卖惨?”

  今年清明时,林生斌与新欢的女儿即将出生,他在微博发表的悼念文字是这样写的:

  哀悼逝去的家人本身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回过头想,那时候他的新妻子即将待产,这样的线号,也就是孩子刚出生没几天时,林生斌的微博还在隔空向亡妻表达爱意。

  且不说他的现任妻子看到这些微博是作何感想,反正网友们是为这样的言行不一感到无比愤怒:

  在现实生活里老婆孩子热炕头,在网上却卖着“老婆孩子在天堂”的惨样,不割裂吗?

  他不仅背叛了亡妻,更背叛了人们对于一个深情男人的想象,背叛了所有关注和支持,对他传达出来的苦痛曾深信不疑的人。

  感到被欺骗的网友们回过头看,曾经“林爸爸”分享自己生活的那些照片,变成了精心挑选过的做作摆拍。

  还有人攻击他曾经说要设立“潼臻一生”基金会却食言,这么久以来都是在为品牌吸引流量,每一步都是在吃亡妻和子女的人血馒头......

  昨天,林生斌的大舅子,亡妻小贞的哥哥还发文,内容直指林生斌侵吞赔偿款,且还要和岳父岳母在公堂对峙。

  此时的林生斌已俨然成了舆论场上,蝇营狗苟、薄情寡义、忘恩负义之徒,与从前那个好人林生斌判然两别。

  但是平心而论,到目前为止,网友对林生斌再婚生女事件之后发散出来的流言和指控,大都还仅限于只言片语,和主观臆测。

  很多人愤怒的点在于,距离林生斌妻儿亡故到拥有新欢和孩子,时间跨度“太短了”。

  两位抗癌妈妈都冒险生出了孩子,在她们去世后,她们的丈夫都和林生斌一样,因为新的恋情遭到网友的炮轰。

  而且还传出了非常离谱的谣言:丈夫把妻子冒着生命危险剩下来的孩子送给别人抚养,自己和新婚妻子过上了美满的生活。

  这两位当事人在妻子患病时辞去工作专心照顾,处理完后事又要独自抚养孩子,他们的真实处境比大家想象的要复杂、要艰难,也不足为外人道也。

  类似的谣言对当事人的伤害是巨大的,只是满足了大家对“男人薄情”的预设罢了。

  甚至有人看在林生斌的“私生活如此不检点”的份上,呼吁重审杭州保姆纵火案,看看是否另有隐情……

  关于他一边悼念亡妻,一边拥有新的生活引发的争议,就像博主@衣锦夜行的燕公子 的观点那样:可能新妻子和他的感情就是在安慰和帮扶中建立的。

  但质疑林生斌,一直通过消费逝者索赔,再为童装网店赚取流量,可能就有点过了。

  大家别忘了,毕竟,林生斌是因为灭门惨案被公众熟知的,出名并不是他的初始意图,求助才是。

  在最开始的时候,他的确非常需要公众舆论的关注,但我相信,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以这样的方式出名。

  后来,大家的同情给他带来的出名“红利”,更可能只是事情的发展变化自然走到这一步。

  假如他在事情到得到解决平息之后,默默淡出公共视野,就不会再有后来的“翻车”。

  一直被大家注视,他的生活也的确随着时间发生了变化:他有了新的事业,微博里的鸡汤味越来越少,自拍越来越多,星味越来越重……

  他的微博也改名了,从@老婆孩子在天堂,回归到了@林生斌,他不再展示悲伤,举手投足都更像一个网红。

  只是,他享受公众的关注的时候,可能完全没有想到,世界上没有任何普通人的生活,经得起互联网如此强烈的审视。

  当林生斌失去妻子儿女,说“我可能再也走不出来了”的时候,他的痛苦和挣扎是真的吗?我愿意相信是的。

  但被公众注视是一种很神奇的体验,当他的第一篇悼妻儿文章令网友共情的时候,可能会激发出更澎湃的感情和更蓬勃的表演欲。

  林生斌前后公众形象的巨大反差其实还是因为,作为看客,人们的心态往往很决绝:既然承认自己看走了眼,信错了人,那么这个人就必须得是个彻头彻尾的坏人。

  但是林生斌的好与“坏”无法抵消,他很可能不是纯粹的善人和恶人,只是一个有缺点的普通人……

  目前,对林生斌唯一有力的指责还是来自前妻的哥哥:林生斌与朱小贞父母在补偿款的分配上有冲突,需要对簿公堂。

  不过,他到底有没有分给前岳父岳母?具体给了多少?为什么双方要对簿公堂?至今都没有更多可靠的细节和证据。

  关于如何安置亡妻父母,具体赔偿金的分配,以及说好用这笔钱建立的“潼臻一生”基金如今何在,这三个问题,林生斌的确需要对公众有一个交代。习两天考察上海5单位强调牵科技“牛鼻子”


友情链接:
我司积极开拓国内外油水分离器,油烟净化器,氯化钠化料器设备市场,产品同时强化成本竞争力支撑企业的可持续发展。用户遍布全国各地并逐步出口到美,德国等世界各国。